• 微信服务号
  • 微信客服
客服热线:400-6465-909(工作日 9:00-19:00)

关注微信服务号

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
首页小邦讲堂你为什么要害怕房地产税?

你为什么要害怕房地产税?

2017-11-23

月初,一则来自成都的新闻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:《成都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做好房产税、城镇土地使用税申报纳税工作的通告》指出,房产税征收,依照房产原值为计税依据的,以房产原值一次减除30%后的余值,按1.2%税率计征;以房产租金收入为计税依据的,按12%税率计征。

事实证明这其实是一次乌龙,房产税≠房地产税,成都发布的这则通告也不是什么税务创举,因为“暂行条例”规定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,免纳房产税。

不用说,这又是一次媒体大号乱带节奏、煽动情绪的杰作。房地产税的问题,基本上每隔一年半载都要拿出来轰轰烈烈的讨论一番,结果一般是老百姓痛骂几句,网上的俗气段子传播几天,专家学者引经据典热议一番,最后关于房产税本身,没几个人真正动了脑筋。

关注我的朋友们肯定知道,钱小邦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媒体,尤其是新媒体。因为他们第一没节操,第二向钱看,输出的内容差到极致。(也是钱小邦时刻警醒自己的关键点)

在房地产税的事情上也是这样。

你为什么要害怕房地产税?

我们国家不合理的重税有很多,为何房地产税被肆无忌惮地妖魔化?

我认为是一些特定人群借助媒体,利用资本和舆论来抹黑房地产税。他们引经据典,动辄鼓吹西方国家的土地制度,嘲笑我们的决策层贪得无厌,描绘房地产税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,最后的结论是:房地产税是最最不道德的吸血政策,一旦开征,暗无天日。

也难怪,改革进入深水区,会越来越多的触及到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者,他们当然要反抗,要挟制舆论阻碍改革。这些人主要包括:超级地产商人和卖房都要隐姓埋名的房叔房姐。

房产税真的会成为我们肩头的重担吗?

新浪的财经头条文章《个税房地产税等改革正在推进 直接税将成突破口》指出:直接税改革是当前改革中的一项“短板”。包括房地产税、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直接税改革将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。

从直接税/间接税的角度来简单聊聊我们的财税体制改革。

直接税不容易转嫁,看起来清清楚楚,交起来刀刀入肉,比如个人所得税;

间接税容易转嫁,难以察觉好似温水煮青蛙,比如增值税。

一般来说,直接税是累进的,你的收入/财产越高,缴纳的税额越大。(月薪3000元没有个人所得税,月薪20000元就要缴纳2043元)

间接税大多是累退的,穷人相对富人缴纳的比例更高。(原因比较复杂,举个例子穷人发工资后会把相当大的部分用于日常消费,无形中缴纳了巨额的消费税。而富人资金用于消费的比例较低,有更多的财富用于其他用途)

所以,我们可以认为直接税有助于促进社会公平,优化收入再分配,减小贫富差距;间接税有助于激发富人的投资意愿,拉动经济发展。

二者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。《突破口》文中也提到:

在高培勇看来,本轮财税体制改革中,以间接税为代表的税收制度改革取得积极进展,但另一翼的直接税改革相对缓慢,总体上系“跛脚”式推进中的“卡脖子”工程。

房地产税当然属于直接税,政策无论怎样制定,也是房子越大越多越值钱,缴纳的税越多。现在该担惊受怕的是房叔房姐,是那些带着高杠杆的炒房客,怎么也轮不到普通百姓。

况且,大家都知道地方政府主要收入来自卖地,这一部分甚至超过了房价的50%,可以看做巨额的间接税。政府拿到钱用来修地铁、建马路、贴医院、搞绿化,“让城市更美好”。拿北上广来说,同样是享受城市的基础设施,购房主力(置业的毕业生、进城农民等)和原始居民相比,承担了不平等的沉重税赋。

当然这既不利于城镇化进展,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的公平正义。

现在,政府说除了卖地收入(事实上,大中城市的核心地区基本上已经无地可卖),开始征收房地产税,让房产的持有者按照一定规则比例缴纳税收。只要这个规则合理、征收标准透明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?

多房多交,有利于控制贫富差距;

增加房屋的持有成本,能有效抑制房地产投机;

税源稳定,缓解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。

所以到最后,即使百姓也要跟着富人缴纳一些税,但又有什么不好呢?我们很乐于见到税金变成湛蓝没有雾霾的天空,变成更加便利的公共交通,变成更加可靠的城市管理服务。

国家的决策层和智囊团不是饭桶,与其跟着大号、媒体、专家学者盲目嘲讽国家政策,我更愿意经过深入的思考,从身边的点滴中发现大国崛起的密码。